我們堅強的愛過

那時,“她”與“他”,每天都要演出兩三場,在縣劇場。木椅子坐上咯咯吱吱,頭頂上的燈光昏黃而溫暖。絳紅的幕布徐徐拉開,戲就要開場了。小小縣城,娛樂活動也就這麼一點兒,大家都愛看木偶戲。劇場門口賣廉價的橘子水,還有爆米花。有時也有紅紅綠綠的氣球賣。

幕後,是她與他。一個劇團待著,他們配合默契,天衣無縫。她負責紅衣,她是“她”的血液。他負責藍衣,他是“他”的靈魂。全憑著他們一雙靈巧的手,牽拉彈轉,演繹人間萬般情愛,千轉萬回。一場演出下來,他們的手酸得麻木,心卻歡喜得開著花。

“她”叫紅衣,“他”叫藍衣。簡陋的舞臺上,“她”身穿大紅斗篷,一雙小手輕輕彈撥著琴弦。閣樓上鎖愁思,千嬌百媚的小姐呀,想化作一只鳥飛。“他”一襲藍衫,手裏一把摺扇,輕搖慢撚,玉樹臨風,是進京趕考的書生。湖畔相遇,花園私會,緣定終身。“他”金榜題名,鳳冠霞帔回來娶“她”,有情人終成了眷屬……

都正年輕著。她人長得靚麗,歌唱得好,在劇團被稱作金嗓子。他亦才華不俗,胡琴拉得很出色,木偶戲的背景音樂,都是他創作的。偏偏他生來聾啞,豐富的語言,生活常識都給了胡琴,給了他的手。

待一起久了,不知不覺情愫暗生。他每天提前上班,給她泡好菊花茶,等著她。小朵的白菊花,浮在水面上,淡雅柔媚,是她喜歡的。她端起喝,水溫剛剛好。她常不吃早飯就來上班,他給她準備好包子,有時會換成燒餅。他早早去排隊,買了,裏面用一張牛皮紙包了,牛皮紙外面,再包上毛巾。她吃到時,燒餅都是熱乎乎的,剛出爐的樣子。

她給他做布鞋。從未動過針線的人,硬是在短短的一周內,給他納出一雙千層底的布鞋來。布鞋做成了,她的手指,也變得傷痕累累—都是針戳的。

這樣的愛,卻不被俗世所容,流言蜚語能淹死人。她的家裏,反對得尤為激烈。母親甚至以死來要脅她。最終,她妥協了,被迫匆匆嫁給一個燒鍋爐的工常見問題人。

日子卻不幸福。鍋爐工人高馬大,脾氣暴躁。貪杯,酒一喝多了就打她。她不反抗,默默忍受著。上班前,她對著一面銅鏡理一理散了的發,把臉上青腫的地方,拿膠布貼了。出門有人問及,她淡淡一笑,說,不小心磕破皮了。貼的次數多了,大家都隱約知道內情,再看她,眼神裏充滿同情。她笑笑,裝作不知。臺上紅衣對著藍衣唱:相公啊,我等你,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。她的眼眶裏,慢慢溢滿淚,牽拉的手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。心在那一條條細線上,滑翔宕蕩,是無數的疼。

他突然來了,風塵僕僕。五十多歲的人了,臉上身上,早已爬滿歲月的滄桑。他對她的老母親“說”,把她交給我吧,我會照顧好她的。

以為白日光永遠照著,只要幕布拉開,紅衣與藍衣,就永遠在臺上,演繹著他們的愛情。然而慢慢地,劇場卻冷清了,無人再來看木偶戲。後來,劇場轉承給別人。劇團也維持不下去了,解散了。她和他的淚,終於滾滾而下。此一別,便是天涯。

她回了家。彼時,她的男人也失了業,整日窩在十來平方米的老式平房裏,喝酒澆愁。不得已,她走上街頭,在街上擺起小攤,做蒸餃賣。曾經的金嗓子,再也不唱歌了,只高聲叫賣,蒸餃蒸餃,五毛錢一只!

白日光照著兩個人。風不吹,雲不走,天地綿亙。

不是沒有女孩喜歡他。那女孩常來看戲,看完不走,跑後臺來看他們收拾道具。她很中意那個女孩,認為很配他。有意撮合,女孩早就願意,他卻不願意。她急,問,這麼好的女孩你不要,你要什麼樣的?他看著她,定定地。她臉紅了,低頭,佯裝不懂,嘴裏說,我再不管你的事了。

他背著他的胡琴,帶著紅衣藍衣,做了流浪藝人。偶爾回來,在街上遇見,他們悵悵對望,中間隔著一條歲月的河。咫尺天涯。

改天,他把掙來的錢,全部交給熟人,托他們每天去買她的蒸餃。就有一些日子,她的生意,特別的順,總能早早收天語攤回家。

這一年的冬天,雪一場接一場地下,冷。她抗不住冷,晚上,在室內生了炭爐子取暖。男人照例地喝悶酒,喝完躺倒就睡。她擁在被窩裏織毛線,是外貿加工的,不一會,她也昏昏沉沉睡去了。

他見不得她臉上貼著膠布。每看到,渾身的肌肉會痙攣。他煩躁不安地在後臺轉啊轉,指指自己的臉,再指指她的臉,意思是問,疼嗎?她笑著搖搖頭。等到舞臺佈置好了,回頭卻不見了他的蹤影。去尋,卻發現他在劇場後的小院子裏,正對著院中的一棵樹擂拳頭,邊擂邊哭。

她的哥哥得知,求之不得,讓他快快把她帶走。他走上前,幫她梳理好蓬亂的頭髮

你不離我亦不棄

四十年前的那個指證

撫平她衣裳上的褶子,溫柔地對她“說”,我們回家吧。三十年的等待,他終於可以牽起她的手。

他再也沒有離開過她。他給她拉胡琴,都是她曾經喜歡聽的曲情感生活子。小木桌上,他給她演木偶戲。他的手,已不復當年靈活,但牽拉彈轉中,還是當年好時光:悠揚的胡琴聲響起,厚厚的絲絨幕布緩緩掀開,紅衣披著大紅斗篷,藍衣一襲藍衫,湖畔相遇,花園私會,眉眼盈盈。錦瑟年華,一段情緣,唱盡前世今生。

早起的鄰居來敲門,她在床上昏迷已多時,是煤氣中毒。送醫院,男人沒搶救過來,當場死亡。經過兩天兩夜的搶救,她活過來了。人卻癡呆了,形同植物人。

沒有人肯接納她,都當她是累贅。她只好回到八十多歲的老母親那裏。老母親哪里能照顧得了她?整日裏,對著她垂淚。
時間拿記憶無奈
飄灑的舞姿
these pancakes cook beautifully
As someone who is not a coffee
The shredded coconut gives each
easy to prepare as well
I would dream up the venue
serve with some yogurt
living with my parents
for a large group for special
I returned to the greens

落葉的叹息

夕陽老去,西風漸緊。

葉落了,秋就乘著落葉來了。秋來了,人就隨著秋瘦了,隨著秋愁了。

但金黃的落葉沒有哀愁,它懂得如何在秋風中安慰自己,它知道,自己的沉睡是為了新的醒來。落葉是疲倦的蝴蝶

落葉有落葉的好處,可以不再陷入愛情的糾葛了;落葉有落葉的美,它是疲倦了的蝴蝶。我甚至能感覺到落下來的葉子們輕輕的叫喊Yearning for love

那一刻,我的心微微一顫,仿佛眾多紛紛下落的葉子中的一枚空を眺めてた

我看到了故鄉,看到了老家門前那棵生生不息的老樹,看到了炊煙因為遊子的歸來而晃動。對於遠走他鄉的腳,對於飛上天空的翅膀,炊煙是永不能扯斷的繩子。就像路口的大樹,它的枝幹指著許多的路,而起點只有一個,終點也只有一個,每個離開村莊的人,都帶走了一片綠葉,卻留下一條根1部の白い輝く光

我看到了故鄉的山崖,看到石頭在山崖上,和花朵一起爭著綻放;看到羊在山崖上,和雲一起爭著飄蕩心靈的源泉

我看到了我的屋簷,冬天時結滿冰淩,夏天時蓄滿鳥鳴,一串紅辣椒常常被看作是窮日子裏的火種。守著屋簷上下翻飛的麻雀,總是那麼和諧地與莊戶人家好好地過著日子。時時刻刻纏繞著那顆在路上的心的,就是這個屋簷四月天

我看到了母親,為了不讓我們在冬天裏受凍,她拾起一節節枯枝,猶如把那些破碎的日子一一點綴,然後,把溫暖交到我們手上。柴垛越碼越高,母親卻越來越矮。我看到母親那對乾癟的乳房,像兩只殘缺不整的討飯的碗,卻為我們討來了一生的盛宴。母親在灶坑裏點燃的紅色的昏暗的火焰,成了那些夜裏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,唯一可以握住的暖暖的手雨季

葉落歸根,是我老了嗎?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爭取財富,卻很少有時間享受;我們有越來越大的房子,但卻越來越少地住在家裏;到月球然後回來,卻發現到樓下鄰居家都很困難;征服了外面的世界,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卻一無所知柳の糸寄意

遠行的人,是什麼聲音使你隱姓埋名?是什麼風將你吹往他鄉?秋天就是這樣,把葉子紛紛抖落,把人的思念紛紛掛上枝頭。是該回去了,去看看那棵生下我、讓我因成長而綠又讓我因成熟而黃的大樹,還有落葉裏沉睡著的母親。母親,我匆匆的腳步就是你密密縫合的針腳。母親,背著破爛行李的我要歸來,找到了天堂的我也要歸來負荷夢のひとひら

一層層落葉鋪在回家的路上,我要踩著溫暖的地毯去看望母親。母親也像這落葉,從燦爛的枝頭緩緩地落下來,只是,她沒有再醒來紅樓夢中夢

這個世界,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,能帶走人的不是道路。歲月無法伸出一只手,替你抓住過往的雲。如果一切還能重新拾撿回來,母親,我要去拾取你的笑容、腳步和風,用你的愛做燈油,用你的善良做撚兒,我要點燃它,放到心裏,一輩子不忘回家的路。

天冷了,樹的葉子落下來,樹離我很近。我似乎聽見了它們在緩緩凝固。

天冷了,它們一排一排地站著,心中堅守著的秘密一陣陣地疼痛起來。但葉子落下來,掩蓋了一切。

母親去了,心靈沒有了依靠,一下子就有了那種到處漏風的感覺。可是大風一直在刮,把故鄉周圍的塵土刮了個乾淨。我小小的故鄉正在被秋天所包裹。

母親的墳上有一棵樹,那是我寫給母親的詩。每到秋天,葉子紛紛落下,把母親的墳頭遮蓋得嚴嚴實實。那些在風中微微呻吟著的落葉,遠遠望去,像一群疲倦了的蝴蝶,靜靜地收攏著它們一生的美麗瞬間:一朵紅暈,一個誓言,或者是簡單的一聲歎息火の温度
















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